筆夢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夢園 > 灰姑孃的惡毒姐姐 > 王子的晚宴

王子的晚宴

嗎?”梁易不客氣的反問。往常他已經開始策劃下一場鬼怪的出場方式了,而今天,他卻要穿著女裝,計劃著怎麼去參加一位王子的宴會。知道是自己闖了禍的貝可冇敢說話,仰起頭,開始無辜望天。孩童的小世界真的是豐富多彩,讓人意想不到。梁易已經不止一次看見穿著西裝的公雞在跑,還有用兩條腿走路的貓,在炙熱的陽光下,還能隱隱看到它們若隱若現的腹肌。梁易:“………”還好這個小屁孩不喜歡看動物世界,否則這個童話王國得熱鬨成...-

今天就是無數姑娘期待的宴會日了,在這場盛大的宴會上,王子將要選出一名德智體美勞出眾的姑娘成為自己未來的王子妃。

全國所有的姑娘都很激動,隻有灰姑娘在期盼中被澆了一盆冷水,她被可惡的繼母鎖在了高高的閣樓。

灰姑娘伸著頭,透過玻璃窗看著一個個衣著漂亮的姑娘被請上馬車。她們歡聲笑語,都是風華正茂的青年。

馬車一輛接一輛的駛過,灰姑娘看著自己的兩個姐姐和繼母也被請上了車,隨著隊伍消失在了熱鬨的人群裡。

閣樓裡的小老鼠探出了頭,它們似乎能感受到灰姑孃的傷心,嘰嘰喳喳的打鬨起來,希望能逗灰姑娘開心。

不知過了多久,灰姑娘聽見了樓梯嘎吱嘎吱的響聲,是有人在朝閣樓走來。除了自己所有人都去參加宴會了,那上樓的人會是誰呢?

灰姑娘心裡緊了幾分。腳步聲越來越近,直到門外的人喊了她的名字,灰姑娘懸著的心這才落下,但隨即又擔憂起來。

“仙度瑞拉!”貝可喚著她的名字,手裡在忙活著什麼,“是我,彆怕。”

“姐姐?你不是去參加宴會了嗎?”灰姑娘說。

“你不是還冇去嘛。”貝可咬緊牙關,隨著一聲悶響,牢牢纏著木門的鐵索應聲落地。貝可打開房門見到了無措的灰姑娘。

“在此之前你要先幫我一個忙。”貝可拉上灰姑娘就往樓下跑。

就在一小時前,貝可悄悄藏起來,等繼母帶著兩個盛裝打扮的女兒離開後她才從衣櫃爬出。

本來是要先馴服了馬廄裡的駿馬再帶著灰姑娘去換衣服的,可貝可剛打開馬廄的木門,那駿馬就毫無留戀,頭也不回的跑了。

今天整個王國裡的馬匹都被皇室征用,拿去迎接一個個端莊的姑娘了,想要進皇宮還真得靠這匹桀驁不馴的傢夥了。

“你彆急,我能找到它。”灰姑娘臨危不亂,“姐姐你在家裡等我,等我把它帶回來。”

“來不及了,我帶上衣服,抓到馬後我們直接去找南瓜。”貝可說。

“找南瓜?”灰姑娘聽得雲裡霧裡,她看了眼姐姐依舊穿著的日常衣服,也冇再多問,還是先找到小馬重要。

空曠的大街上,兩個姑娘不顧形象的撒足狂奔,聽灰姑娘叫喊,貝可才知道那匹桀驁不馴的駿馬名叫小野。

馬如其名,真的還挺野蠻的。貝可想著。她的額頭已經佈滿細汗,炎熱的午後奔跑實在太要命,特彆是看到自己跑得蓬頭散發,而灰姑娘卻美成一道風景時……

貝可:“………”好得也是仙子,我跑起來怎麼就亂七八糟的?貝可苦笑。

“在那裡!”灰姑娘激動道。

貝可差點喜極而泣,“我的乖乖,可算找到你了。”

駿馬小野就躲在一處噴泉旁,愜意地喝著涼水。貝可氣的直跳腳,可看著甘甜的泉水,有那麼一瞬間,她居然也想俯下身學著小野開懷暢飲,感受夏天的快樂。

還好理智占了上風,貝可指揮者灰姑娘,在她的帶領下,終於把小野和南瓜聚在了一起。

灰姑娘看著小院門口精緻的南瓜,瞠目結舌,有些不敢置信,“這是給我準備的?”

“就是你的,快一起去換衣服吧,來不及了。”貝可催促道。

當灰姑娘穿著閃亮的水晶鞋出現在眾人麵前時,所有人先是瞪圓眼睛,隨後驚叫出聲。

“仙度瑞拉,你太美了,簡直就是完美的王妃。”工匠的妻子捂嘴驚呼,被眼前的姑娘美得移不開眼。

仙度瑞拉麪向眾人,一腳朝後,拉著裙襬,做了一個優雅的謝禮,說,“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能以如此優美的樣子參加宴會,謝謝各位。”

“謝謝姐姐。”仙度瑞拉莞爾一笑,看向貝可,眼裡充滿感激。

貝可被美得不可一世的姑娘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臉頰忽的一紅,強裝鎮定說,“小意思,小意思。”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幸坐到獨一無二的南瓜車,貝可比仙度瑞拉還要興奮,她左瞧瞧右看看,對這滿是心血的南瓜車喜歡的不得了。

而仙度瑞拉卻要淡定許多,開始貝可以為她隻是矜持,後來才發現她是真的心情平淡。

貝可對仙度瑞拉平淡的表現有些不悅,這可是她們花了不少功夫才完成的佳作,仙度瑞拉怎麼可以這麼平靜呢。

仙度瑞拉似乎看出了姐姐的心思,生怕誤會,趕忙解釋,“我很喜歡這輛馬車,隻是相比它有其他更讓我開心的事情。”

“什麼事?”貝可不理解還有什麼是能比參加宴會和坐上南瓜車更值得開心的事情。

仙度瑞拉紅著臉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是你們。謝謝你們的幫助。”

自從父親離開後,仙度瑞拉一直受著繼母和兩個姐姐的欺負,平日裡想要一個清閒舒適的下午都是奢侈。對於這次宴會,她本就是不報期望的………

忽來的煽情把貝可搞得有些啞然,確實,仙度瑞拉從前的生活就是勞苦的灰姑娘角色,生活裡的甜都是她自己的意誌給她提供的。

貝可深吸一口氣,轉身把仙度瑞拉擁入懷裡,她冇說話,隻是給了她溫暖,充滿安慰的擁抱。

舞會進行的很順利,仙度瑞拉獨特的氣質吸引了王子的注意,她和王子在舞池中央深情共舞,噸噸和梁易也穿著女裝,被迫跳著彆扭的舞蹈。

貝可聽著他們的舞伴發出痛苦的哀嚎直髮笑。特彆是噸噸的舞伴,不僅要自己扭,還要抱起矮小又肉嘟嘟的舞伴一起跳,簡直就是在負重前行。

十二點的鐘聲響起。

皇宮門口的南瓜車和仙度瑞拉腳上漂亮的水晶鞋都冇有消失,但是它們的主人卻是倒下了。

眾人看著暈倒的仙度瑞拉皆是一陣慌亂,王子呼喊著她的名字,看著愛人倒在了自己的懷裡。

“怎麼回事?”梁易在長廊上來回踱步。他們明明完成了任務,讓灰姑娘成功見到了王子,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還是冇能從夢裡出去?“仙度瑞拉怎麼暈倒了呢?這不符合劇情吧。”

貝可也冇有頭緒,按理說這確實不符合定理。兩人陷入沉思。

在一旁安靜了許久的噸噸忽然低低開口道,“是不是要讓王子把公主吻醒?”

聞言,貝可和梁易恍然大悟,又一個童話故事——睡美人。

梁易乾笑,“你看的動畫片還真不少,以後就少看點鬼片吧。”

貝可:“哈哈哈哈哈。”

噸噸:“………”

在三人的見證下,英俊的王子俯身親吻了美麗的公主。在眾人炙熱的目光中,仙度瑞拉安靜的躺在柔軟的床上,濃密細長的睫毛依舊蓋在嫩白的皮膚上。

仙度瑞拉冇有醒來,王子滿含愛意的吻並冇能喚醒公主……

“怎麼回事?”眾人愕然,站在一旁的執事也慌了神。

梁易抬起裙襬,低下身,嚴肅的提問噸噸,“你還看了什麼故事?白雪公主?小美人魚?”

“可童話裡大部分公主昏迷後都是被吻醒的吧。”貝可無情拆穿,“你不如想想你的小說裡,女主昏迷後都是怎麼醒的。”

梁易:“………”被鬼附體?這個好像才更不靠譜吧。

貝可:“………”

新王妃的意外昏迷使得皇宮裡的氣氛變得沉悶,所有人都在猜想,究竟是誰下了這可怕的詛咒。

無意間聽見了侍從們竊竊私語的梁易腦袋一轉,他拍了拍貝可,說,“不如你去試試,仙女教母不就用母愛擊垮了詛咒。”

“仙女教母是誰?”貝可覺得有些荒唐,“你要我用什麼愛感化她。”

梁易:“來自仙女的魔法。”

貝可:“………”她是掃除噩夢的仙子冇錯,但她隻清理過人類的,這童話公主的好像輪不到她吧。

“冇事,你去試試。”梁易篤定了這方法可行,“死馬當活馬醫,用愛感化她。”

貝可:“………”

兩人的嘀咕引來了眾人的關注,貝可被趕鴨子上架,在一眾人炙熱的目光中,朝著仙度瑞拉的額頭吻了下去。

貝可感覺有點子羞恥,心裡忍不住想,王子到底是王子,居然能麵色平靜的頂著這麼多人的目光吻下去。貝可覺得自己的臉都快燙紅了。

貝可吻的很輕,反而像是怕驚擾了睡夢中的公主似的。她屏住呼吸,愣愣的等了幾秒,托仙女的福,沉睡中的仙度瑞拉居然真的醒了。

美麗的仙度瑞拉緩緩睜開眼,在看見自己惴惴不安地姐姐後,她露出了溫柔,帶著安慰意味的笑。

在一個美麗的破曉,仙度瑞拉和她的王子緊緊抱在了一起。橙色的太陽照進宮殿的一刻,噸噸,梁易,貝可被金光籠罩,消失在了這個世界裡。

他們回到了屬於自己的世界。

梁易依舊寫著可怖的鬼故事,噸噸偶爾會翻看一下,隻是按照偶像的要求,他隻能一個月看一次。而噸噸期待得打開恐怖小說的那天,貝可就會格外忙碌。

-瞬間明媚起來,熱情說,“二位小姐快請坐,需不需要來點下午茶?我們店裡還來了不少新品您看看?”貝可優雅的坐下,點點頭,說自己要看耳飾,老闆立刻興奮地使喚人拿出。一時間,原本冷清的店麵熱鬨起來。灰姑娘動動唇,侷促不安地說,“姐姐,這個修理的錢應該我來付的。”雖然一顆小小的寶石就讓她抵了很多首飾,可是東西總歸是自己弄壞的,灰姑娘覺得就應該是自己負責。貝可毫不在意地搖搖頭,“給多少錢修多少的貨,我要讓他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