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夢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夢園 > 我和戲精師弟天生一對 > 似夢非夢春宵一刻

似夢非夢春宵一刻

下山前已經過去整整五個月了,五個月裡一點訊息都冇有,這也是師尊離開得最久的一次,她每一天都提心吊膽,生怕從山下傳來什麼不好的訊息。而在今日師尊終於回來了,自己也應該第一時間去迎接師尊歸來的,可她一想到枝音口中的“師兄”,她就來氣。羕泠的師尊瓊華真人座下有兩名親傳弟子,大弟子段硯初,也就是枝音口中的“師兄”,是劍修第一,門派的驕傲。而另外一位就是羕泠,羕泠也是劍修,卻遠不及師兄,羕泠性子好強又傲嬌,...-

“好……熱。”

羕泠的第一反應便是熱,還是蝕骨灼心的熱,彷彿具身於刀劍火海之中,無數熱氣噴騰而來,要將人的靈魂烤乾,刀劍在骨背上行走,劃出一道又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痕。

她努力睜開眼睛,卻隻覺得眼前迷離恍惚。空氣中瀰漫著熱浪的蒸氣,升騰的扭曲熱氣貼在皮膚上,像是粘了一塊黏稠的膜,喉嚨也乾澀無比。

羕泠嘗試著讓眼前的景象清晰,可從五臟六腑而上的炙熱灼心之痛讓她無法承受,雙手不由得收緊。

“熱……”

羕泠口齒不清地重複這一個字,心底希望有人能夠聽到她這微弱的呼救。

可就在這時,手掌被另外一個冰冷刺骨的大手給十指扣上,整個人翻了個身,羕泠緩緩抬起眼皮子,隱約可以看出眼前的是一個……男子的輪廓。

等等!為什麼是男子!

可還冇等她做出反應,一股比身上更灼熱的氣息噴在耳邊,讓她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扣住自己的那隻大手加大力度,羕泠不由得整個人都縮了下,又被身上那人用另一隻大手緊緊按住腰身。

羕泠不知道身處何處,更不知道為何一醒來就是如此情景。她想遠離身上這隻“禽.獸”,然後起身給他一頓亂揍,敢在碧雲宮輕浮她,簡直是不要命了!

可如今的她,不知為何,居然紅著臉想要迎.合他,心中那塊快跳的心代表她迫不及待的心情。

“睜眼。”

眼前的人意外開口,他低啞的嗓音像砂紙上磨過的碎片,在一點點割斷理智的弦。他的嗓音卻更讓她迷亂。

羕泠本不想聽他的話,但抵不過心底那股勁,迫使她睜開了眼,這一次終於讓她看清了。

她看清眼前男子的容貌,不禁讓她心底一震。

此人居然生的如此好看。

臉上佈滿水珠,時不時有一兩顆順著他完美流暢的輪廓滑落,滴在她的交領之處,濕漉漉的髮絲遮住了過於勾人魂魄的眉眼,但仍舊抵擋不住那雙溢滿凜冽桀驁的眼神。

羕泠不自覺的將視線繼續往下移,濕潤光澤的唇珠,削瘦的鎖骨,絕好且玲瓏剔透的上等身材,一一暴露在自己眼前。

她嚥了咽口水。

屋子裡煙霧氤氳散來,空中飄落幾朵嫩粉花瓣,悄無聲息地落在兩道身影旁。

煙霧濃烈,花瓣驟然加速,冷徹的汽水從未關嚴實的窗戶縫隙中穿梭進來,毫無保留地打在二人身上,涼意浸骨。

房屋溫度急速上升,煙霧濃烈得隱藏了後邊一一散落的衣物和五顏六色的首飾。

天地旋轉間帷幔儘落,一室春華。

……

“師姐!”

嬌俏生機的聲音在空曠的山中迴盪,瞬間將這場春夢打得支離破碎。

初夏時節,仙山空氣清新,雲霧繚繞,星河燦爛,雲海翻滾,被雲氣籠罩的仙山那頭緩緩升起一輪絳橘色的太陽,透過層層薄霧射入。

重重樹影後,青草如茵的地麵上正躺著一芳華女子,陽光無意間剛好照在她眼睛上,無比清晰地展現出臉頰微紅的麵容,一雙秀眉輕皺,下一刻,少女睜開眼了。

她一下子就坐起來,眼神中帶有的第一絲情感是疑惑加羞恥。

羕泠一回想起剛剛的那場無比奇怪的春夢,就尷尬得咬緊上唇閉上雙眼,側頭想要將這一段記憶拋之腦後,可冇辦法,那段記憶像是烙在她腦袋裡一樣,怎麼拋都拋不開。

且不說她為何會突然做起春夢來,關鍵是夢中的那個男人她是一點也不知道!

“做出春夢也就罷了,怎麼還是個素未蒙麵的陌生人……”羕泠雙手敲打著腦袋,恨不得把手伸進去將那段記憶給抹殺掉。

簡直是士可殺不可辱!

“師姐!”

又是這一道聲音響起,羕泠這纔有了不同的反應,她側頭,靈敏的發覺有人正以輕快的步伐向這邊趕來,於是她不再想此事,起身利落地往右邊走去。

刺繡著雲紋的白衣裙襬被腳一腳踩下蕩起的水泥濺得整個裙襬都被弄臟。

後山有禁令,低級弟子是不會輕易來此處的,所以此刻山中安靜出奇,有聲音也隻能是一些修為低級的妖獸在偷偷窺視著來人。枝音的耳力極好,很明確的聽見山上隱隱傳出一絲絲窸窸窣窣的聲音,她停下了腳步,站在佈滿青苔的台階上,一雙明澈的眼睛打量四周。

身旁的草叢忽然一動,枝音雙眼一明,雙腳一蹬,身體輕盈地跳起,精準地落在了一個身形與自己差不多的人影麵前。

麵前這個人用樹葉擋著臉,想要掩耳盜鈴,然而卻不想自己這招毫無關於這麼快就被髮現了,她深知自己逃不了了,乾脆直接轉過身子背對著枝音不去看她,樹葉從手中脫落,晃晃盪蕩的在空中打旋然後落地。

枝音隻覺得無奈,掛在腰間的佩劍在陽光下照耀得發出麟麟光亮,她道:“羕泠師姐,你已經在後山待了整整兩日了,你真的想跟後山的凶獸過一輩子?”

羕泠晃晃身子,對這話置若罔聞,她朝著射進來的陽光方向雙手張開舒展著身姿,活動了幾下筋骨,她這才轉過身來。

陽光從她側漏中射過來,晃得枝音眼睛疼,眼前的人模糊又清晰,她眯了眯眼往旁邊站了站,直到陽光被麵前的人擋住,她才能完全睜開眼看清。

枝音有些佩服她這位師姐,好歹也說她在後山整整待了兩日,居然一點事也冇有,臉上乾淨得如同春日裡融化的冰水,清涼純澈,絲毫冇有先前從後山出來的遍體鱗傷的弟子一絲相同之處。後山這種危險之地除了弟子曆練殺殺普通妖獸,誰還願意進來與每一處都遍佈危險的地方共處?然而她麵前這位倒是挺樂意來的。

後山分為三個階段,低級妖獸,中級妖獸以及高級妖獸,越往高處走越危險。好在這次羕泠冇有發瘋,並冇有往高處走去,隻在入山口附近待著,否則枝音也不會壯著膽子來找她。

“師姐,師尊一聽你跟師兄賭氣來到這,就把師兄罰去思過崖了,還特地囑咐我來後山務必把你帶回去。”枝音看著她好言相勸著。

“師尊?!”原本還一臉冷淡不想理此事的羕泠,一聽見這話抓住了字眼,神情激動起來上前一步,抓住了枝音的手,“師尊回來了?”

枝音這才記起自己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趕緊忙不迭地點頭:“今晨便回來了,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從山下帶回來的玩意分給弟子們,結果就知道你跟師兄的事。”

羕泠有些動容,距離上一次師尊下山前已經過去整整五個月了,五個月裡一點訊息都冇有,這也是師尊離開得最久的一次,她每一天都提心吊膽,生怕從山下傳來什麼不好的訊息。

而在今日師尊終於回來了,自己也應該第一時間去迎接師尊歸來的,可她一想到枝音口中的“師兄”,她就來氣。

羕泠的師尊瓊華真人座下有兩名親傳弟子,大弟子段硯初,也就是枝音口中的“師兄”,是劍修第一,門派的驕傲。而另外一位就是羕泠,羕泠也是劍修,卻遠不及師兄,羕泠性子好強又傲嬌,每天都想著法子要超過段硯初,所以導致每次他們一碰麵都會大戰幾百回。

這也不能怪她不用心,羕泠修行四十餘載,卻還停留在築基中期,不論打了多少妖獸,練了多少劍法,始終突破不了,而段硯初卻恰恰相反,他隻用了二十年時間就破了金丹期,不久前就突破了金丹中期,這讓羕泠不停的心癢癢。

前幾日段硯初不小心將她下次春曆給人間的小胖墩準備的螢火芝給砍冇了,羕泠當即就爆發了,兩人打了起來,這一次真認真了,但羕泠還是抵不過段硯初,最後她拜下風,輸了,螢火芝冇了,還被如此羞辱,她實在忍無可忍直接躲進了後山,誰也不肯見。

要知道螢火芝千年開一朵,這朵還是她上次鏡域奪了魁首作為獎勵獲得的,她為了能贏下這場試煉,在鏡域裡冇少受苦。凡間的小胖墩跟自己有過命的交情,他有舊疾說不定就能靠螢火芝恢複,可冇想到居然就這麼被段硯初給砍冇了,換誰誰不生氣。

“就算師尊親自來也冇用,誰叫他把我的螢火芝砍冇了,除非他再給我摘一朵,不然,”說著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石塊上,“我就不出去了。”

枝音簡直是拿她冇辦法了,羕泠的性子倔,是全門派上下都知道的,這次的確是段硯初做錯了事,但段硯初作為大師兄麵子薄,且他們倆本就不對付,又怎麼會放下麵子去跟羕泠道歉。

“師姐,這次你是必須回去的,可由不得你。”枝音隻好拿出撒手鐧。

羕泠抬頭狐疑地看向她。

……

羕泠在段硯初那可受了不少傷,再加上這幾日冇吃冇喝精力又不足,等她禦劍來到廣場時,全身已經痠痛得不行,一落地就差點倒下,還好有旁邊的枝音及時發現不對扶著她。

她著急地問:“師姐你怎麼了?”

羕泠麵色有些蒼白,她咬咬牙堅持站了起來,搖頭道:“冇事,許是打得太過了,全身痛得不行。”

枝音心疼但也不能幫她分擔痛苦,隻好扶著她繼續往前走,走了幾步羕泠就撒開她的手,一定堅持自己走上去。枝音抬頭望向前方幾百台階,默默搖了搖頭。

碧雲宮的規矩,這幾百台階必須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走上去,除了掌門等人之外,其餘人不得禦劍飛行。

羕泠所在的門派乃金陵城的碧雲宮,也是四城四宮之首。碧雲宮一劍斬九霄,破九天,以修煉劍道為主,宗門有無數神兵利器及劍道秘訣,是不少江湖人都想得到的。

“這次春曆有些特殊,連三大長老都來了。”

春曆,顧名思義,就是在春天的曆練。不僅有春曆,還有冬曆,相當於半年一次的曆練。

碧雲宮除了掌門之外,三位長老的身份便是最大的,作為宗門內威懾力最大的存在,一般宗門小雜事,三大長老都不會出麵,誇張點說,羕泠在宗門待了這麼久,見過三大長老的次數好像就一麵,具體是因為什麼她也忘了,畢竟都是在小時候幾歲的事情了。

然而這次,就連傳統的春曆都能請動三位長老,看來此次的春曆不簡單。

“內門弟子都來了?”羕泠問。

枝音點點頭。羕泠微不察覺地冷了冷臉,內門弟子都在,那說明那位風光霽月、劍道第一的大師兄段硯初也在。

她的心情瞬間不好了。

好不容易爬上幾百階台階,羕泠心道以後能動嘴皮子就不會動手,跟段硯初打架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平日裡一口氣走上來連氣都不會多喘的自己,如今都都快累成師尊養的那隻天狗了。

本想直接坐在原地歇息一會,接過一道怒斥自殿內傳出。

“孽徒!還不進來!”

簡直震耳欲聾,羕泠麵露痛苦之色地堵上耳朵,一臉不情願地邁出腳往殿內走去。

冇辦法,她可不想嘗試三位長老藤鞭的威力。

-每一天都提心吊膽,生怕從山下傳來什麼不好的訊息。而在今日師尊終於回來了,自己也應該第一時間去迎接師尊歸來的,可她一想到枝音口中的“師兄”,她就來氣。羕泠的師尊瓊華真人座下有兩名親傳弟子,大弟子段硯初,也就是枝音口中的“師兄”,是劍修第一,門派的驕傲。而另外一位就是羕泠,羕泠也是劍修,卻遠不及師兄,羕泠性子好強又傲嬌,每天都想著法子要超過段硯初,所以導致每次他們一碰麵都會大戰幾百回。這也不能怪她不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