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夢園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夢園 > 一念關山之金昭玉粹 > 隻她一人,無人能替

隻她一人,無人能替

的?”素溪數了數買了的東西。影衛也跟著看了看,有點不確定的開口:“副閣主,這換洗的衣服要不要多買幾套?”素溪:對哦,還有衣服,差點忘了。“你好,請問最大的成衣店在哪?”素溪隨手拉一個路人問。“前麵左拐便是,名字叫“雲中錦”。”好心的路人被攔下也不惱,爽快的指了路。道謝後根據指示來到“雲中錦”,站在門口,就已經看見了店內一件件風格各異的華美衣裳。素溪眼睛都亮了,哪個女人能拒絕漂亮衣服。走進店裡,掌櫃...-

“不是。”素溪否認:“影閣的影子,潛伏各地收集資訊的。任何組織冇有屬於自己的耳目,相當於瞎了聾了,那可就離滅亡不遠了。”

這個影閣的水還挺深的,六道堂竟然從未收集到過資訊,六道堂前堂主表示震驚到了。

瑩息同(係統):深藏功與名.JPG,連隱藏組織的蹤跡都做不到,那就重開吧。

“寧某多謝素溪姑孃的照顧。”

“不必言謝,我是看在粹的麵子上,寧公子早些休息吧。”素溪神色冷淡,越過寧遠舟上樓。

寧遠舟無奈,餘光卻看到偷偷幸災樂禍的客棧老闆。

“嘿,你!”寧遠舟剛開口。

客棧老闆快速收回幸災樂禍的笑容,一本正經:“哎呀,這賬不太對啊!”

一邊說一邊快速離開。

寧遠舟:……

蕭條的站了會,還是回去了。

看寧遠舟回去了,客棧老闆又重新鑽出來:“哎呀,真是有夠尷尬的呢,哎呦!”

客棧老闆捂著額頭,不知何時寧遠舟閃現到了樓梯口,瞪了他一眼,這才真的回去了。

客棧老闆小聲逼逼:“小氣。”說著四處望,生怕寧遠舟聽到又扔個小石子過來。

……

第二天瑩粹醒來,洗漱完下樓,寧遠舟已經坐在樓下了。

“早啊遠舟哥。”打了個招呼。

“瑩妹早,素溪姑娘呢?一大早的也冇看到她。”寧遠舟顯然坐了有一段時間了。

“小溪應該去檢查馬車了吧,她一向細心。”瑩粹想了想回答。

剛坐下不久,小二就端上了兩碗紅棗粥,還有兩盤早點。

瑩粹和寧遠舟吃著早餐,偶爾還聊兩句。

“瑩妹啊,突然好想念你做的飯,啥時候有空再做一次啊?”寧遠舟吃著吃著想起了瑩粹做的飯,想著想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以前有幾次邀請瑩粹去寧家老宅,瑩粹親自下廚,吃過一次之後他就念念不忘了。

那叫一個絕,可惜冇多少機會,瑩粹經常都不在梧都,一般在梧國各地,偶爾去彆國。

寧遠舟:不是說回去要調理一下我的身體嘛,趁機讓瑩妹多下幾次廚。

“行了行了,我回去給你做行了吧,這次我會在梧都留一段時間。”瑩粹無奈。

誰讓寧遠舟愛好不多,就愛吃,比如一口酥,又比如她做的飯。做做做,他可是遠舟哥欸,給他做。

“你就慣著他吧。”剛好回來的素溪聽到最後一句話。

素溪:嫉妒使貓麵目全非.JPG

素溪:粹都冇……等等,粹好像天天都給我做來著,哎呀,你夢寐以求的我天天都有。貓貓得意.JPG

內心戲非常多但十分社恐的素溪得意的哼了一聲。

被得意的瞟了一眼的寧遠舟:?

“你們快點吃,吃完我們出發了。”

“好。”

一炷香後,瑩粹上馬車,影肆駕車。影柒騎馬在馬車窗戶旁邊,方便瑩粹隨時吩咐,能及時保護瑩粹。

客棧老闆牽來兩匹馬,寧遠舟和素溪分彆上馬。再接過客棧老闆給的錢袋子。

看了一下,大概有個二十兩碎銀。素溪一拋,直接扔給了寧遠舟。

“給我的?”寧遠舟接中,有些驚訝。

“我們都有,不缺。”瑩粹拉開簾子,一本正經解釋。

瑩粹笑而不語:意思是隻有你缺。

寧遠舟做吐血狀:有被陰陽到,冇瑩妹你這麼損的。

瑩粹翻了個白眼:我損的你還少?你不是早就習慣了?

“你倆乾嘛在這‘眉目傳情’?”素溪麵無表情。

素溪(內心咬帕子):可惡,擱這加密通話呢是吧。

“咳,什麼都冇發生好吧,小溪你看錯了。還有,眉目傳情是這麼用的嗎?不要新學了就拿來用。”瑩粹狡辯。

“對啊對啊,瑩妹說的對。”寧遠舟附和著,喜滋滋把錢袋放好了。

“說不過你們,走了。駕!”素溪騎馬向前,在馬車前方帶路。

昨日她有跟影衛確認路線。

一行人終於踏上了回程的路,本來坐馬車很顛簸的,但誰讓係統寵她呢。

專門給瑩粹準備的減震馬車,非常平緩。瑩粹在馬車裡繼續看起了醫書。

因為一共就五個人,也算輕裝前進,走的很快。累了路上休息,晚上就找個客棧休整。

路上瑩粹無聊,用輕功飛上馬車頂,坐在上麵吹笛,譜曲,興趣來了,還會寫話本子。

這樣一路上也不無聊,趕路也不會昏昏欲睡。

“瑩妹,你會的東西還挺多,琴棋書畫,武功雖然不行,但你輕功很厲害,也算文武雙全。還會寫書、譜曲、煮茶、做飯和醫術,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嗎?”寧遠舟感慨。

“我啊,什麼都會一點。不過真說什麼不會,或許是殺人吧!”

寧遠舟看了一下坐馬車頂上的瑩粹:“不會殺人沒關係,你也不是間客殺手或者什麼,冇殺過人也不奇怪。”

“不。我殺過一個人……”瑩粹淺笑搖頭。

“誰?”

“嗯……一個很可憐的女人,她覺得自己活不下去了,我便讓她解脫。”瑩粹笑著輕聲說,可她的語氣飄渺,帶著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

“也算好事,不必難過。”寧遠舟不知起因經過,也清楚瑩粹可能不想說,於是隻能安慰。

而前方的素溪握著韁繩的手一緊,寧遠舟不知道,可她知道啊。

瑩粹唯一殺死的人,是她自己啊……

瑩粹在錢昭墓前殉情,她那時還未化形,看著瑩粹不斷的流血,而她隻能急的不停的喵喵叫。

“心軟是你的軟肋,不是你的缺點。”素溪對瑩粹進行開解。

她知道瑩粹一直很討厭自己心軟的毛病,覺得這樣的自己會拖累彆人。

但她作為旁觀者,她看見瑩粹雖然心軟,但她足夠清醒和理智。在不該心軟的時候,她不讚同殺人,也不會阻攔。

不會好意氾濫,不會在不該心軟的時候進行阻止,也不會對惡人友好。

她的是非觀讓人很舒服,她的善意不會化為刺向同伴的利劍。

瑩粹她真的很好很好,是全天下最好的瑩粹,隻她一人,無人能替。

能做瑩粹的朋友,她素溪此生,何其有幸。

“這個確實,我認識的瑩妹啊,善良純真,待人真誠,不會盲目心軟,清醒理智。能跟瑩妹交朋友,寧某實在是三生有幸。”寧遠舟讚同素溪的話。

“我知道我心軟不是缺點,但我討厭我自己心軟其實是一種警醒,告誡自己剋製不該有的心軟。如果不警醒,總有一天,善意也會釀出苦果。”

這樣清醒的,能正視自己優點和缺點的,不妄自菲薄的瑩粹。

在陽光的照耀下,彷彿在散發著她的光輝。

-?寧遠舟尷尬的乾咳一下:“咳,那啥,哥先走了。”選擇遁走。門口處,看著寧遠舟落荒而逃的背影,再轉頭,看瑩粹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素溪露出一抹笑意。“好了,素溪會永遠陪著瑩粹,不會離開你的。”素溪攬過瑩粹的肩膀,輕聲安慰。好了,阿昭會永遠陪著阿粹,不會拋下你的。埋在素溪懷裡假哭的瑩粹一愣,眼中水光閃過,身體都僵了一下。不過她反應很快,立馬放鬆下來。壓下心中的酸澀,笑著仰起臉:“哪有什麼永遠,我家小溪也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